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农药原药行业设备有限公司

  • 首页
  • 电力
  • 浙江省台州市环保局局长章维建:组织找我谈的

浙江省台州市环保局局长章维建:组织找我谈的

发布:admin05-12分类: 电力

  生产大国,尤其是发酵类药物产品,产能、产量都位居世界第一。可是,原料药的生产会由于生产工艺的落后在发酵合成过程中,产生大量的废水废气废渣,给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所以制药企业一方面是拉动地方经济的标杆企业,另一方面又是“污染大户”。从2012年至今,一些知名药企的污染事件频频被曝光。为什么治病救人的制药企业反倒成了环境污染的罪魁祸首?制药企业进行污染整治的根本途径到底是什么?】

  浙江台州是全国最大的原料药生产出口基地之一,2000年前,这里聚集了2000多家医药化工企业。这些药企在给当地的GDP做出贡献的同时,也成了重污染行业。2007年,章维建调任台州市环保局局长,第一天来到台州市赴任,从市政府大楼走到环保局,几分钟的路程让他印象深刻。

  浙江省台州市环保局局长章维建:组织找我谈的时候,我自己走回去,走了十几分钟,都差一点晕倒了,真的都差一点晕倒了。实际上,实际上这个废气把我熏的,臭气把我熏的。

  章维建第一天来到台州市赴任台州市环保局局长,从市政府大楼走到环保局,几分钟的路程让他印象深刻

  除了医药企业排放的大量废气教百姓叫苦不迭,药企排放的废水同样让百姓历经磨难。这是当时临近药厂的椒江岸边,鱼虾都死绝了,江水被药化企业偷排的各种废水染得五颜六色,当地的村民把这里叫作“七彩河”。依照环保法规,医药原料药生产企业可执行废水排放三级标准,化学需氧量COD控制在1000毫克每升以内即可。而当时椒江医化企业排放的废水COD严重超标,最高达到20000毫克每升以上,并且还含有大量的有毒有害物质。

  当时临近药厂的椒江岸边江水被药化企业偷排的各种废水染得五颜六色,当地的村民把这里叫作“七彩河”

  章维建:(废水)直排,它不处理,排到江里面去。我们历史有一个典故的,有一个乡村建了一个工业园区,提出的口号我这里排污方便,它是靠江边的,一个工业园区,你过来之后,在我这里建排污方便,没有成本,那么就是直排。

  章维建告诉记者,整治前,台州市有多达2000多家制药企业,其中大部分是中小型,甚至是手工作坊式的小企业。产品主要以生产原料药和中间体为主,处在制药产业链的低端环节。由于生产工艺落后,设备老化,原料药和中间体在发酵合成过程不仅会消耗大量的水资源,还会产生大量的废水、废气和废渣。

  台州椒江区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黄健:他们中小企业很多项目都有可能,项目档次比较低,没有一定的利润率,没有市场竞争优势,所以大的投入很难投下去,投下去了就没有利润了,甚至亏钱,所以这些项目只能面临着退出。

  从2003年到2011年,台州市环保部门不断寻求路径整治制药企业的环境污染问题,但是污染问题难以根除,制药企业偷排漏排现象严重。

  台州市椒江区环保分局局长徐明初:我们当时一直觉得我们从末端治理,减少废气,三废的发生来治理,但是实际证明,我们光是末端治理,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包括装备、工艺、项目,没有很好的改变,没有很好的提升,是根本解决不了我们环境的问题。

  为了根治环境污染的顽疾,环保局局长章维建给台州数千家医化企业出了一道选择题,要么企业转型升级,要么关停退出,否则没有出路。2011年开始,环境执法部门痛下决心,出重拳从根本上整治医化企业的污染问题,把污染严重的发酵合成生产项目坚决关停,环保治理水平低下的中小药化企业坚决转移和退出。

  章维建:台州医药企业历史上最多的时候,是2000多家,这是2000年之前,到2000年之后,还有一千多家。那么经过这十几年的整治,目前的医药企业只有125家。第一个措施源头把关,在项目许可的时候,我们设置必要条件,这个企业污水管网要架空的,这个企业要有独立的废水处理设施,这个企业要具有分支分类,废水处理到COD500以下这么一个能力,这个项目我才许可给你。

  2011年开始,环境执法部门痛下决心,出重拳从根本上整治医化企业的污染问题,把污染严重的发酵合成生产项目坚决关停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我现在是在台州临海川南医化园区内,我发现这里所有的制药企业都有很多像这样的架在空中的管道,可能您很难想象,这其中就有排放废水的污水管道,整个园区内所有的污水管都是架在空中的。

  联化科技(台州)有限公司总经理潘强彪:以往的很多污水管是在地下的,地下存在哪些问题,漏了不知道,坏了不知道,所以有可能会(渗透)到环境里去,所以架到上面去。到管架上一有漏及时下面就知道了,一清二楚,也主要是为了避免废水泄漏。

  为了防止埋在地下的污水管道破裂、废水泄漏,经过环保整改之后的污水管道全部是架在空中的,不仅如此,这个临海医化工业园的地面上还全部铺设了新的雨水收集渠,一高一低,清污分流,防止生产车间的有毒废水渗透到雨水收集管道。

  为了防止埋在地下的污水管道破裂、废水泄漏,经过环保整改之后的污水管道全部是架在空中的

  台州临海头门港新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王修方:(我们)过程里面进行控制,过程里边就是采用管道化密闭化的方式,把它可能产生的这些污染物在车间内,把他们控制在反应轨道内和反应釜内,能回收的再回收,回收之后直接套用,不能回收的有些东西,液体有些变成固体把它吸附掉,严格控制它的废水污染物产生的量,同时也严格控制它的跑冒滴漏的产生。

  整治之前,制药企业暗管偷排现象严重,排污口也很隐蔽。那么整治之后企业的排污口又在哪里呢?王修方把我们带到企业围墙外的一个神秘的小房子里。王修方说,这个小房子平时是锁着的,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的。

  王修方:这个是我们整个浙江省环保厅,特别是我们台州市环保局,率先在我们这个地方推行的刷卡排污总量控制的一种设施,通过流量计各种污染因子的监测设施,测算到我们整个企业里边排污总量,全部在这里进行显示。

  整治之后台州市环保局推行刷卡排污总量设施通过流量计各种污染因子的监测设施

  原来这个神秘的小屋子里暗藏着一个水质自动监测监控系统,全天候监测企业的排污情况,一旦企业发生超排废水现象,这个水质监控系统会马上关闭阀门,禁止企业再生产和排放。

  王修方告诉记者,为了治理水污染,环保部门还有更狠的绝招,他们对医化园区的环境容量进行总量控制,企业刷卡排污,倒逼企业进行转型升级,把高污染、高排放的生产项目全部淘汰掉。为了防止某些企业在暗排偷排上“做手脚”,整个水质自动监测系统都设在厂区外。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我现在是在台州市椒江区外沙岩头的医化工业园区,这个医化园区离椒江城区很近,就在这条不长的街道一侧,曾经就分布着数十家大大小小的制药化工企业,而在街道的另一侧,每隔十几米,就会设立这样大型的宣传牌,警示企业严禁暗管偷排,防止污染,非常醒目。

  章维建:加大执法监管,对企业定期不定期的执法检查,发现问题的立案查处,问题突出的,后果严重的,移送司法机关追究责任。

  一个城市,因为环境污染行政拘留300多人,刑事拘留402人,这样的力度让很多人清楚地意识到,在台州,保护环境是动真格的了。特别是在史上最严的新《环境保护法》出台,提供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执法利器,对污染违法者动用了最严厉的行政处罚手段,倒逼违法企业迅速改正污染行为。

  台州市椒江区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黄健:2008年这边的新厂区,这边新厂区还没有,一些老厂区,一些老车间相对都比较落后,装备水平跑冒滴漏都比较明显,这个车间环境也比较臭,确实以前包括海正(药业)在内的很多企业都是这个现状。

  椒江区环保分局在医化园区的中心位置,设立了一个环境监察中队,这个中队只有5个人,管理辖区内的7家制药企业,5名20多岁的小伙子,不分昼夜,日夜巡逻,发现问题及时排查。

  黄健:检测那几个主要的指标控制,COD、PH、氨氮,医化企业主要的常规的指标测一下。

  这一天是阴雨天气,气压比较低。味道不容易散,对环境监察中队来说,巡逻任务会更繁重。

  黄健:(打电话)今天天气有点不好,我感觉待会可能短时间废气对主城区有影响,你们马上组织一下哪家企业哪家企业过去,检查一下,再跟他们交待一下,能减产的减产,能停产的停产,我估计报完以后,到晚上七八点钟以后有可能会好一点,马上安排。

  环境监察中队还和当地的气象部门展开联动,气象部门定期把天气预测的短信发给黄健,黄健再把短信转发给企业,特别是碰见低气压的雾霾天气,需要提前跟企业沟通,做相关的停产、限产工作。

  监察中队的值班队员晚上就睡在医化园区内,一旦得到群众投诉化工臭气,无论多晚,会立刻对园区进行巡查。

  黄队长告诉我们,24小时保姆式的监察服务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信息化才是环境监察的解决之道。目前,椒江区环保局已经对全区内全部重污染企业展开“无死角”、全时段、全方位的信息化监察,称为“绿网行动”。企业的环境违规违法行为将“无所遁形”。

  黄健:我们率先在塑料行业安装的视频探头,把他们的生产过程,废气处理设施包括它这个物料的堆放,车间的生产情况全部把它建视频探头,监控装起来,这样我就可以在不到企业现场,我就第一时间可以了解每家企业它的生产状况,废水废气设施运行状况,这样极大的提高我们执法监管的效率。

  目前外沙岩头医化园区内所有的重污染项目和企业已经全部关停,园区内的制药化工企业由原来的33家已经缩减为7家,142个高污染项目退出。过去被废水污染的“七彩河”也恢复了往日的生态环境。

  不仅是大企业开始重视环保,加大投入。在医化园区内,还有一些中小型制药企业,尽管没有雄厚的资金,但是却摸索出环保治理的有效方法,学会在环保中找经济效益。使用巧办法把投入环保的钱挣回来。

  浙江朗华制药有限公司张卫东:最关键的我们原来一直讲清污分流,还有全员参与实际上从前面把这个污水气全部分开,让不同的污水不要混在一起。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是产生了效益的,通过这样一个调整,应该说我们到现在为止。原来环保是投入的,是成本重心。那么现在环保在我们公司是一个利润的东西。

  临海医化园区管委会王修方告诉我们,2012年,由于朗华药业污水不能达标排放,管委会责令它停产整改,在整改过程当中,朗华摸索出了废水回收利用产生效益的新技术。不仅收回了环保成本,还新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浙江台州临海头们港医化园区管委会副主任王修方:他有一个项目列入我们国家的循环化改造试点园区项目,也就是废水里面的提取哌嗪(一种医药中间体),总投资1200多万,目前年产生的效益也有1200多万,等到他的整个厂区全部达成之后,效益要增加到2000多万,这个生产的效率提高了。

  制药行业是一个技术密集型高附加值的产业,很多制药企业正在由落后的传统制药向现代绿色制药方向转型升级,从产业链的低端向高端延伸。针对这样的问题,台州环保局局长章维建认为,目前制药行业还存在三废处理技术攻关难度大、环保标准比较低的问题。

  章维建:想想看这个化学需氧量含100以下排到河套里边去,它是劣五类的水,所以国家要提升标准,这比我们搞水环境整治消灭劣五类,这比我处理的水排放的还是劣五类,这个水最矛盾,我们没有解决好。所以国家相关部门要联动,环保的问题是全社会的问题。

  今年随着历史上最严格的新《环境保护法》的出台,过去污染严重的制药化工行业将面临深刻的“大洗牌”,制药企业一天不消灭污染,污染终会有一天消灭企业自身。只有那些环保治理水平高成功转型升级的制药化工企业才能在未来抢得先机,分享改革的红利,走持续性发展道路,在市场竞争中处于不败之地!另一方面,严格执法监察也是消灭医化污染的必由之路,“响鼓还须重锤敲”,面对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没有“壮士断腕”的魄力和决心和高标准的严格监管,就不能从根本上祛除污染顽疾!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